banner
今年3月19日
2020-07-04 03:3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凤凰县政府在4月13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前4天卖门票收入突破227万。按各自股权比例分配,凤凰县政府占49%可赚111万元,叶文智可赚116万元。

其实就在4月16日,凤凰古城的部分商家还打算关门,当日有5名老板被警方传唤。尽管官方未解释传唤原因,在随后通报称有“少数商铺受别有用心者蛊惑煽动,未开门营业。”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段万金认为,凤凰古城收取门票,对商户而言,古城经营者的其行为就是欺骗—

跟李正益一样,凤凰古城的打工者们都在担心自己的前途。因为商户的收益减少就会裁员,一旦关门就意味着他们要失业。

后来他代表中国大通与湖南张家界武陵源区政府谈判,在1998年以总额5.275亿元买下了张家界黄龙洞45年委托经营权。注册资金1.3亿元的黄龙洞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黄龙洞公司”)随之成立。2001年,黄龙洞公司以8.33亿元的价钱将凤凰古城纳入囊中。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甘元春直言凤凰县政府以土地入股公司违法,“土地虽然是国有,但已经将使用权卖给大家,怎么可以再卖一次?”

商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被传唤的老板是当日凌晨2时被警方带走的,政府最担心的就是商家们串联起来罢市。

高速发展的旅游业让凤凰县政府雄心勃勃,该县预计在“十二五”期末,全力推进新型旅游城市建设,2013-2015年,财政主导性投资将突破30亿元。

多位受访者认为,凤凰县政府以土地入股古城管理公司涉嫌违法,其后续收费也不合法。凤凰古城收不收门票,只有当地居民才有权决定。

来自工商部门的信息显示,侯军在1993年担任过广西北海防城港银港物业发展总公司董事长。1994年,该公司与中国科技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中国北京国际经济合作公司合资注册更名为中国大通实业有限公司,隶属于中国科学院,注册资金6000万元,侯军担任该公司董事长,成从武出任总裁。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湖南省物价局下发的湘价函〔2012〕32号文件称,规范后的凤凰古城风景名胜区门票包为每人次148元,从今年年4月1日起执行。

商家们批评凤凰县政府只顾收门票,而忽视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一直试图通过谈判,跟政府商讨寻求一个有效的处理办法,但至今没有结果。

今年3月19日,凤凰县政府就在湖南省会城市长沙召开记者会,宣布从4月10日起,游客进入凤凰古城由原来的景点验票改为进入景区验票。

凤凰县政府能否以土地入股公司,参与凤凰古城的经营?在多位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法律人士看来,此举涉嫌违法。

其中门票里包含的资源有偿使用费、旅游宣传促销费由自治州政府负责征收,70%返还县政府,30%留州政府;价格调节基金由凤凰县物价局负责征收,30%上缴州政府,70%留县政府。

沈阳表示,凤凰收费尚处各方博弈阶段,相信凤凰方面会尽力去安抚不满者,同时坐等其他舆情热点来临,等待大家的淡忘。

尽管渭阳银庄位于凤凰古城内一个比较偏僻的巷子,不过银庄主要做团队生意,导游会定期带游客过来,收门票对他们的冲击不大。

中国大通就是高德软件有限公司的前身,高德软件有限公司于2010年7月1日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理财周报》在2011年7月发布的中国海外富人榜统计,侯军家族以9.82亿元排在146位。

但凤凰政府这种处置方式存在的问题是,网民对凤凰的形象认知产生厌恶,大好河山之美感难敌官商合谋之贪欲。沈阳警告称,长远来看,这对凤凰很不利。

统计数据显示,凤凰县2012年实际接待游客数量为230万人左右(690万人次),其中130万人是团队游,100万人是散客。官方预计2013年实现旅游人次增长10%以上,达到760万人次。

而凤凰古城核心景区缺乏管控,违规旅游社以“免费赠送凤凰游”牟取违法利益,损害游客利益、破坏行业公平,导致正规经营旅行社对凤凰市场信心日降。

凤凰县政府表示,扣除管理服务公司和政府税费后,三家公司按固定基数分成,超基数部分按一定比例分成。如年收入不达基数,由管理服务公司补足基数。

时代周报记者在凤凰古城内外走访了超过30户商家,包括土特产、银饰、茶叶、餐饮、客栈等多个行业,商户们一致认为他们是收门票的最大受害者。

土地的收益权归属于土地的使用权人,而凤凰县政府在土地使用权没有征收的情况下,以全城的土地入股,其实是侵犯了全城百姓(土地使用权人)的使用权和收益权。

凤凰古城的商户们因此遭受严重冲击,不少商户的营业额自收票以来直线下降,甚至还出现了零销售额。这几天,古城商铺关门不断。

4月12日,家住湖南凤凰古城景区的黄田,想带女友回家见父母,却被挡在古城西门检票口。工作人员认为,黄田的女友是外地人,不在直系亲属免票政策规定对象之内。

与过去一些景区提价不同,此次凤凰古城收门票的主要推手是当地政府,而非景区经营者。

凤凰政府认为,景区景点正在被无序开发,由此衍生以次充好、价格混乱、欺诈游客、无证拉客、违规操作,游客投诉居高不下,凤凰古城品牌形象正在严重受损。

加之凤凰古城保护压力增大,大量零负团费团队涌入凤凰,在管理成本剧增的同时凤凰古城不堪重负,所以必须收门票。

但本报记者调查,叶文智背后还有金主。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浸淫旅游业以来,叶文智几乎一直在充当前台职业经理人。

甘元春表示,中国实行土地公有制,包括国有和集体所有;同时又将国有土地的土地使用权以出让或划拨的方式转让给公民、法人使用,即土地使用权证,土地使用权人就拥有了占有、使用、收益、处分(依法定程序)的权利。

甘元春认为,凤凰县政府的做法是一种典型的侵权行为。政府以股东投入的资产不合法、不真实是虚假出资,也就是古城管理公司注册资本不真实。

从古城管理公司的注册审核到物价部门批准凤凰古城收门票,这是一连串的违法行为。甘元春称,物价部门未查清古城管理公司不拥有古城的事实,批准收费违法。

湖南省4a级旅游景区凤凰古城突然收门票,不仅给古城居民带来诸多不利,更导致古城的商户生意大减,他们罢市抗议,要求县政府调整景区一票制的通票制度。

叶文智的公开履历显示,他32岁那年,也就是在1995年,出任中国大通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大通”)湖南分公司总经理。

如中途要收费,必须与商户协商一致,否则对商户构成违约,商户有权起诉古城经营者履行合同并赔偿损失。

也就是说,每卖一张门票,凤凰县政府可依法征收税费和资源有偿使用费、宣传营销费、价格调节基金,“两费一金”合计为33元。

根据以往的公开报道,当时凤凰县之所以选择叶文智,并不是黄龙洞公司出资最高,而是看中了叶的策划能力和黄龙洞在旅游业低迷时保持盈利的业绩。

若以凤凰古城去年游客接待量按每人收取148元门票算,一年下来归属于凤凰县政府的代理费收入就超过1000万元,而“两费一金”更是高达2.2亿多元。

不管是成从武还是侯军,在叶文智的“旅游帝国”中近乎都是隐形人。他们此前都曾服务于中国科技国际信托投资公司。

由于未举行听证会,凤凰古城实行门票新政被公众质疑存在程序不当。但凤凰县副县长蔡龙认为,凤凰古城门票由于是新定价格,而非涨价,故不需要听证。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早在 2001年10月14日,凤凰县政府就将凤凰古城、南方长城等8大景点经营权成功转让50年。获得经营权的是黄龙洞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叶文智是该公司的总经理。受让方将在经营期内向凤凰县支付转让费8.33亿元。

由于新组建的古城管理公司由凤凰县政府独资公司与凤凰古城公司合资组建,股份构成为49∶51,该公司只为凤凰古城、南华山、乡村游三大景区代售门票、代理营销,主要收入来源为从门票收益中提取2%的代理费。

散客是凤凰古城绝大多数商户的“衣食父母”,但148元一张的门票,将他们挡在古城外面。

号称“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的叶文智,除担任数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外,还拥有湖南省工商联副主席、湖南省旅游协会副会长和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等多个头衔。

武汉大学教授沈阳认为,凤凰收取门票是从产业经济向门票经济的倒退,多收门票将导致当地旅游生态多元化受到打击,不利于景区长远发展,是简单化和短期化行为,同时剥夺了部分旅游者的公平权利。

凤凰古城经营者开始告知商户不收费,没告知以后是否收费,商户实际上和经营者形成合同关系,合同内容最重要条款是古城经营者不收门票费。

按凤凰古城公司董事长叶文智的说法,根据51%对49%的股份比例,最后的收益按股权比例分配,差不多是五五分成。

凤凰古城突然收门票,散客大幅减少。这让古城渭阳银庄唯一能用锤子等传统工具制作银镯子等饰品的工人李正益担心,他会不会失业。

鉴于舆论争议不断,凤凰县政府近日又被迫采取了系列疏导举措,并“微调”票价,学生票价由每人次80元降为每人次20元。

凤凰古城收门票的背后,是获益巨大的凤凰县政府既是市场监管者、政策制定者,也是古城管理公司的股东。这是质疑者坚称政府借收门票敛财的理由。

在舆论对凤凰古城收门票表示不满的同时,网民直指叶文智是凤凰古城门票风波的幕后操盘人也在情理之中。

以前很多商户每天营业额能过3000元,现在有时不足300元甚至更少。不少商家称,如果生意继续做不起来,就只能歇业或者把店面转让出去关门走人。

从公开的信息中不难发现,叶文智目前掌控的至少有张家界黄龙洞、凤凰古城、壶瓶山、邵阳崀山、石门千年古刹夹山寺等湖南最优质的旅游资源。

其实叶文智在湖南一系列的旅游扩张中,黄龙洞公司都是实际出资人。但工商注册资料显示,黄龙洞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成从武,实际最大出资人则为侯军。

如果这种做法可以畅通无阻,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效法:挖护城河、修城墙、吊桥翻动哨卡敛财……贺卫方批评凤凰县政府就是“无所顾忌地践踏民权”。

但渭阳银庄周边的一些店铺前几天就因生意清淡直接关门,稍微小些的店铺只能靠散客。据商家们估计,凤凰古城收门票后散客减少了近九成。

按凤凰官方说法,凤凰旅游市场调控体系、管理体制、经营秩序等深层次问题逐步暴露,旅游业发展中的种种乱象已经到了危及整个产业生命力的程度。

段万金认为,商户起诉凤凰县政府完全可以胜诉,因为凤凰古城的管理者没有告诉商户们以后会收门票费。

尽管在商家们看来商业前景黯淡,但凤凰官方对此仍然保持乐观。凤凰县政府给时代周报记者的文字回复称,目前凤凰的旅游市场呈现稳步增长态势。

在凤凰古城,随便一个很小的店面,年租金都要十数万元。在古城收门票散客减少的打击下,商户们已经无法承担高额的租金以及水电费、人工费等日常开销。

对于凤凰古城景区门票中的税费收入,凤凰县政府承诺将主要用在古城日常管理维护、古城文化修缮、沱江河水体治理、供水排污设施的完善、沱江风光带及古城夜景打造、探索古城特色民居保护管理补偿机制方面。

当地政府表示,“规范管理以后,给足了旅游供应商信心。相信在大力提升服务质量以后,凤凰古城将更受广大游客的欢迎。”

在凤凰县的坊间流传着,凤凰县的旅游业能有今天,该县前县委书记滕万翠功不可没。在滕的争取下,凤凰古城被特批为第101座中国历史文化名城。

成从武和侯军分别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高德软件有限公司的总裁和董事长。叶文智曾承认“老板是比自己大1岁的侯军”,他自己“也是高德软件的创始人和投资人之一。”

凤凰县政府作出凤凰古城收费决策的官员属于不正当履行职务,甘元春建议凤凰古城的居民起诉凤凰县政府,要求撤销收费文件。

4月10日,凤凰县政府以“规范旅游市场秩序、维护游客合法权益”为由,决定对包括古城九景、南华山神凤文化景区等在内的景点进行统一收费,门票价钱是148元。

古城管理公司由叶文智经营的凤凰古城公司、南华山公司、乡村游公司与凤凰县政府组合,组建古城管理公司。其中凤凰县政府以土地入股49%,叶文智占股51%。

作为股东之一的凤凰县政府,既能从2%的凤凰古城门票代理费中获取一次收益,又能以“两费一金”的形式,从1张门票里两次获益。

叶文智否认凤凰古城收门票跟凤凰古城公司上市有关系,他表示开始并不同意政府收门票,但“游客过惯了免费的好日子”,而他的公司是“捡了‘烂摊子’”。

凤凰官方认为,短期内古城游客会减少,但到7月将进入高峰平稳期,全年总量会稳定增长。回复还表示,景区是否收费并不是所有游客选择是否进入景区的第一要素,关键在于景区的品质。

随后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公司宣布成立,注册资金1.2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叶文智。该公司对古城三大块景区实施“整合经营”并收取门票,凤凰县政府以土地入股仅占股49%,而凤凰古城文化旅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凤凰古城公司”)占股51%。

2008年10月24日,已官至湘西州统战部长的滕万翠被调查,原因包括参股矿山开采、旅游项目开发,从中获取非法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

收门票后,凤凰古城的家庭旅馆、商铺、从事拉客人员及沱江河下游的农家船,是当前利益调整中反弹最大的群体,由此引发的“风波”不断。网民们为此发起了抵制前往凤凰古城旅游的行动。

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看来,凤凰县政府的做法,“就是把一个城市市民及其自由与权利都当做可自由处置的资产了”。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yystyz.cn乌鲁木齐肥滋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www.yystyz.cn版权所有